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学术报告
回首援鄂抗疫 中医还可以发挥得更好

本站编辑 | 2020-04-06 11:12:20   阅读( 298

 

 三八妇女节当天,颜芳(右)带领队员为患者送上自制的中药香囊。

广东省中医院中医经典科主任颜芳。

 “我以前不相信中医,但昨天喝了中药后,没想到有惊人的效果!”2月14日,我们在武汉市汉口医院隔离病区拍摄的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点赞中医药疗效的短视频一夜爆红。视频中的患者田阿姨说:“我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喝了中药,没想到效果那么好,还让自己成了‘网红’!”

其实,当时这个病例我们并没有觉得神奇,因为在广东省中医院中医经典病房,我们治疗很多危急重症患者时,只要辨证准确、选方得当,很多发烧的患者都是一剂退烧,很多气喘的患者也是一剂定喘。

“终于要回家了!”在湖北省武汉市汉口医院,看着已经空荡了许多的隔离病区,我心里不单纯只是喜悦,还有几分不舍。

3月17日,作为广东省中医院医疗队队员,我们已经坚持在汉口医院呼吸六病区查房37天,我和队友潘宗奇、郑丹文正在进行最后一次中医查房。这里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已经出院,少部分需要后续治疗的患者转至火神山医院。

“听说你们要回去了,虽然很不舍,但还是希望你们可以早点回家。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会永远记得你们!”46床患者周女士声音哽咽,握着我们的手,久久不愿松开。一个多月前,身为退休医生的她感染新冠病毒,住进了自己原来工作的医院隔离病区。

她刚入院时,病情很危重,喘促乏力,血氧饱和度很低。当我们第一次为她进行中医查房时,只见她蜷卧在床,头歪在一边,没有力气回答我们的问诊,床边竖着两个“大炮筒”(氧气筒),床头的监护仪显示,吸氧情况下血氧饱和度才85%,情况十分危重。

当听到我们来自广东省中医院医疗队时,平时就比较喜欢中医的周女士竟然眼睛一亮,挣扎着说:“我愿意喝中药!”

我们根据她的病情辨证施治,开具了中药处方,并叮嘱了服用方法。第二天,当我们再次查房时,她欣喜地告诉我们说:“吃了一服中药后,我感觉身体在转暖,气也顺了,整个人比之前舒服很多。”

奇迹不断出现,第三天,周女士排痰量增多,胃口改善;第四天,已经5天没有解大便的她开始排便;第五天,床边监护仪显示其血氧饱和度已经达到100%,而且床边的“大炮筒”已经从两个减为一个。当她终于能够坐起来时,她握着我的手,一直强调:“千万别减我的中药!是它救了我的命!”

在医院协同西医专家开展救治工作的这段日子,我们这个三人中医小分队每天坚持进病区查房,为205名病人开具了中药,并一直跟踪到离开武汉的前一天。

3月20日,带着防控新冠肺炎取得阶段性成果的喜悦,我们跟随广东省医疗队乘坐高铁离开武汉,那天的武汉,阳光分外明媚。

中医不是慢郎中,注重调动人体正气

“中医一开始就要介入,别到最后不行了才看。”1月2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就发出了呼吁中医药早介入的强烈信号。

“我以前不相信中医,但我昨天喝了中药后,没想到有惊人的效果!”2月14日,我们在汉口医院隔离病区拍摄的一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点赞中医药疗效的短视频一夜爆红。视频中的患者田阿姨说:“我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喝了中药,没想到效果那么好,还让自己成了‘网红’!”

其实,当时这个病例我们并没有觉得神奇,因为在广东省中医院中医经典病房,我们治疗很多危急重症患者时,只要辨证准确、选方得当,很多发烧的患者都是一剂退烧,很多气喘的患者也是一剂定喘。

我所负责的广东省中医院中医经典病房,是2010年在全国中医医院中首家成立的运用中医经典理论和名家经验治疗各种急危重症和复杂疑难病的探索性病房。历经10年的探索和历练,已经成为全国极具影响力的中医传承创新示范基地。

从开科至2019年年底,中医经典病房已收治各种急危重症和复杂疑难病9504人,纯中医治疗率达到86.5%。2017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启动全国“中医药传承与创新工程”,投入100亿在全国100家重点中医院推动中医特色和优势发挥,其中要求各地建立类似的中医经典病房,从而让更多百姓受益。

为什么这次治疗新冠肺炎,中医同样能快速起效?关键在于中医能更精准地从邪气和正气两方面来把握病机,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中医首先把病毒当成邪气的一种,通过分析其属性,如新冠病毒有寒和湿的属性,属于中医“寒湿疫”范畴,该疫病又有传播快、危害广的特征;同时,中医更重视“人”这个内因,关注邪气侵袭人体后,人体和它产生的交互反应。如有些体质偏寒的人,病毒侵犯后就会容易出现胃痛、腹泻、胃口差、舌苔白腻等症状;有些体质偏热的人,则容易出现“热化”,表现为口干口苦、舌苔黄腻、大便不通畅等。辨明病机后再根据病人的症状表现及舌象脉象,就可以对病位、病性做出精准判断,然后选用相应的经方治疗。这种治疗不是去刻意杀死病毒,而是通过调节机体的正气,打开排邪的通道,把病毒从人体排出去。

和西医的注重杀灭病毒相比较,中医更重视调动人体的正气,对邪气注重“疏”而不是“堵”,所以只要用药准确,起效怎么会慢呢?

中西医结合,不是把中医摆在辅助或者从属的位置上

中西医结合是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显著特点,也是国家能够快速控制疫情的关键因素之一。

我坚持认为,中西医结合,不是把中医摆在辅助西医或者从属的位置上。中医不是可有可无,很多时候它是完全可以和西医等效的。

事实上,因为社会上长期存在“中医是慢郎中”的误解,中医在治疗急危重症中的运用往往被滞后推荐。广东省中医院中医经典科10年来近万例病人的治疗实践证明,中医疗效既不慢,还对很多疾病或者一些疾病的某些环节有着非常明显的优势。以治疗肺炎为例,近10年来,我们通过单纯中医药治疗成功700多例,纯中医治疗的比例高达86.5%。在广东省中医院中医经典病房,退烧不用退烧药,止痛用针灸,过敏不用抗过敏药和激素,治疗急性心衰用纯中药等,都成为了治疗常规。

国家中医医疗队广东队进驻武汉市雷神山医院后,就对很多新冠肺炎患者采用了纯中医疗法。

“我一转进雷神山医院,医生就把我原来服用的西药全停掉了。刚开始我还真有点担心!”64岁的患者吴阿姨说。她从发病到转院已经快20天,发烧退了,但咳嗽仍比较明显,而且精神不太好,胃口也不好。

医疗队队员、广东省中医院医生陶兰亭判断病人不属于重症病人,而且之前服用的西药对咳嗽效果并不好,于是决定对吴阿姨进行单纯的中医治疗。

通过辨证论治,陶兰亭使用了以扶助正气为主的汤药,吴阿姨很快感到精神好转,咳嗽明显减轻,肺部CT显示病灶明显吸收,仅治疗10天就符合出院标准出院了。

“中医组合拳”加西医多管齐下,达到最佳诊疗方案

很多人都认同中医 “简便验廉”,特别是在“廉”(花费)方面。虽然在抗疫之初,我们一心想着救病人,疗效为先,但在实际救治工作中,我们又一次感受到了中医这方面的独特优势。

比如,我们主要使用的“2号方”(四逆汤的加味方)每服16.3元,“3号方”(大柴胡汤的加味方)最贵,每服33.75元;最便宜的是桂枝汤,一服才9.6元。病人一般一天服一服中药,有时会服用一服半到两服,花费最多不超过70元。

无论中医还是西医,关键还是疗效。而中医疗效是否突出,关键在于对病机的准确判断,然后选择最佳处方,就能产生“四两拨千斤”的神奇效果。

例如“网红田阿姨”,我们就是通过辨证论治,判断出她“疫毒闭肺”这个核心病机,然后选用“3号方”,所以一服药下去,效果就很明显。

抗击病毒,我们中医人打的是一套 “中医组合拳”,中药加上针灸、刮痧、耳穴压豆等中医特色疗法,整体花费都是比较低廉的。而最关键的是,中医参与治疗后,大多数病人都有机会阻断病势,避免从轻症转为重症、重症转为危重症,从而避免了进入ICU、实施气管插管、使用呼吸机甚至ECOMO等大额的花费,大幅降低了病人的整体治疗费用。

例如,在湖北荆州支援的广东省中医院医疗队队员、中医经典科护士长刘宇,用一贴耳豆就治好了病人的失眠。

梁叔是一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经过治疗,已经不发烧了,但夜间一直干咳,对睡眠影响很大。“气顶上来就是一阵猛咳,咳起来根本没法入睡。”

刘宇根据他的症状主要采用了耳穴按摩和贴压,先按摩几分钟至双耳发红发热,然后根据病人主要症状结合中医辨证选穴,双耳同时按摩,各贴压7到10个穴位,然后在各个穴位逐一点按。

“这个贴耳穴好神奇,我转院过来一多月了,昨天晚上终于能睡得着了,咳嗽也明显少了!”第二天,梁叔一见到刘宇就很兴奋。

这个一贴就见效的神奇例子传到了医院西医同道的耳朵里,纷纷邀请刘宇去给他们的病人做中医治疗。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专家组副组长、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向我们强调:“我们打出的是一套中医组合拳,跟西医的生命支持和控制并发症等救治方法一起多管齐下,中西医融合,两相取长,达到我们想要的最佳诊疗方案。”

他说:新冠肺炎主要表现为湿和偏寒,患者正气严重不足,因此我们在以国家诊疗方案标准为指导原则之外,进行了个性化的辨证施治调整,强调“扶正、祛邪”,“扶正”以温阳补气为主,“驱邪”以祛湿、清热、解毒为主,效果很好。除了中药,我们还积极开展了包括针灸、八段锦、太极拳、耳穴压豆、穴位按摩、刮痧、开天门等一系列外治法和传统疗法,从而很好地缓解了病人的焦虑、失眠、恐惧、胃口不好等症状,不仅对轻型及普通型患者,对康复期患者也显示出见效快、缓解快、康复快等优势。

“邪之来路,即邪之出路”,排邪反应不是毒副反应

刚刚进入汉口医院时,有些病人直接拒绝喝中药,尤其在服药后出现一些反应时,病人包括西医同道对我们产生误解,甚至不信任。

在老百姓的传统观念里,喝药后身体应该是越来越舒服的,因此对于服中药后出现的反应,如大便增加、流鼻涕、咳痰增加,甚至是出皮疹、发烧反复等,患者往往是非常不理解,而带来的结果就是赶紧停药,从而影响最终的疗效。

患者让阿姨的治疗过程就证明了这一点。

第一次看到让阿姨时,她已经退烧了,但顽固剧烈的干咳让她备受煎熬,持续咳嗽了一个多月。她日夜干咳,没办法好好睡眠,感觉痛不欲生,有一次甚至想割腕自杀。

前两次查房处方后,患者咳嗽缓解不明显。在第三次调方时,我们注意到了病人脉象的变化:虽然咳嗽缓解不明显,但脉象尤其是右侧的寸关脉(中医脉象的一种描述)明显地浮起来了。我当时的判断是正气有所修复后,邪气想从体表而出,这时候应该顺势发汗,助邪外排,于是开了葛根汤。

服用葛根汤后第二天,病人开始出现皮疹,主要集中在腹部,背部也散发,但无瘙痒。西医同道认为是中药过敏,我不赞成,因为病人皮疹出来后,右手寸关脉的浮象明显下去了,而且如果是过敏的皮疹,应该会伴有瘙痒。

继续服用中药一天后,患者皮疹明显增加,脸上也出现了皮疹,但仍无瘙痒。病人、家属和西医同道都认定可能是中药过敏,坚持停掉了中药。在停掉中药的第二天,患者皮疹逐渐消散,伴随的是原来顽固的咳嗽明显减轻,病人可以睡觉了,气紧也有所好转。

虽然停服了中药,我们仍然每天跟踪患者的变化,患者皮疹很快就消散了,咳嗽也好转了很多。但我始终担心病人的症状会反弹,因为在排邪的关键时刻把中药撤下来了,而中医讲究“除恶务尽”。

果不其然,停药后大概一周左右,病人咳嗽再次加剧了,但整个过程仍然拒绝再喝中药。

这个病例让我真心感到遗憾。

对于“祛邪”,中医认为,重点是要打开“通道”,让邪气排出去,即“邪之来路,即邪之出路”。这种排邪通道有很多,比如发汗是从皮肤毛孔,呕吐是从胃和食道,咳痰是从气管,大小便是从前后二阴,还有些特殊的是从皮肤出皮疹、从鼻腔流很多鼻涕等。而新冠肺炎病人普遍都干咳,没有痰,所以少了一条非常重要的排邪途径,因此有部分病人症状就特别严重,肺部情况很糟糕,又因为缺氧影响到全身的多个器官。而中医认为“肺与大肠相表里”,就是说肺的功能和大便的通畅情况密切相关,因此保持大便的持续通畅,对促进病毒外排、避免病情进行性加重至关重要。

可惜很多人不理解这些中医的道理,从而失去了这条很重要的排邪途径。

中医的人文属性,决定了它更关注的是有病的人

在我们入驻武汉市汉口医院隔离病区后,病房的气氛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很多变化。

之前弥漫在病人中间的恐惧、绝望、焦虑等情绪慢慢消失了,病人放弃治疗甚至自杀等极端行为更是没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每天查房时病人亲切地打招呼:“哎呀,中医来了!”“医生,我今天好多了!”“颜主任,你们明天还来吧?”“是广东省医疗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啊!”……病人远远地就能认出全副武装的我们,病人之间也从开始的沉默寡言,变成了相互攀谈、鼓励甚至开起玩笑来。原来焦虑的病人心境明显平和了,有了满满的康复出院的信心,原来失眠的病人也能从每晚只睡一两个小时到整晚安眠。

其实,中医的人文属性决定了它更关注的是有病的人,而不仅仅是人得的病。中医这个优势体现在诊疗过程中的很多细节,比如我们要取得最佳疗效,就需要每天查房,随时调整处方;我们查房时会去握病人的手,了解其肤温情况,然后询问病人很多信息,包括服药后的反应,今天的体温情况、出汗情况、胃口、大小便、睡眠等情况,还要看病人舌象,仔细摸脉,有时还要对患者腹部进行触诊,而这些给病人的直观感受就是:医生非常关心我。再加上我们一边查房,一边极力鼓励病人,给病人信心,病人就会发自内心地信赖我们、依赖我们。

医院呼吸六病区的王阿姨,今年75岁,妹妹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了,家里人也因为患病而住进了其他医院的隔离病区。

“我那时真的很害怕,家人不能来陪伴照顾我,我又喘得厉害,还口干得厉害,晚上失眠。”想起那段时光,王阿姨还心有余悸。

“你们中医过来后,又是开中药,又是每天安慰和鼓励我,我的症状一天一天变好,不再头痛,气喘也好很多了,还能起来在病房散步,失眠也基本好了。是你们让我对出院充满信心,每天看到你们来查房,我就感觉特别安心!”王阿姨说。

一个个案例证明,充分发挥中医人文属性的优势,对病人进行身心同治,从而尽可能地调动起病人自身的正气,中医这种优势在新冠肺炎的治疗当中是不可替代的。

(广东省中医院中医经典科 颜芳)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3版)